<li id="ouhiz"></li>
  • <em id="ouhiz"><strike id="ouhiz"></strike></em>

      1. '

        海報直擊丨專訪“張同學”:坦承視頻沒之前優秀,想趁還有流量為家鄉做點實事

        2023-03-09 09:22:30 來源: 大眾網 作者:

          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 張穩 黃曉榮 儀首歌 實習生 胡夢垚 云南昆明報道

          2021年12月,拍攝東北農村生活的視頻博主“張同學”突然走紅,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就漲粉過千萬,成為短視頻平臺頭部網紅。全國各地的粉絲和媒體記者紛紛涌入他的老家,遼寧營口大石橋市建一鎮松樹村。一時間,原本安靜的小山村里停滿了來自全國各地的汽車,四面八方的游客到他的院子里打卡拍照。

        2021年12月,拍攝東北農村生活的視頻博主“張同學”突然走紅

          彼時的“張同學”,還有些應接不暇,送走一波又一波的粉絲,迎來一家又一家的媒體,每天只有兩個小時的時間能夠用來拍段子,這著實讓他有些發愁。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村民們,雖然不知道那些陌生人為何會大老遠過來,但他們都知道,他們眼里天天在村里“無所事事”擺弄手機的“張同學”和他的伙伴們,現在是“名人”了,再也沒人說他們不務正業了。

          其實,剛開始走紅時,人們一直在等,“張同學”什么時候走上直播帶貨的常規道路。終于,2022年1月,已經擁有1800萬粉絲的“張同學”開始了第一場直播,但出人意料的是,他并沒有選擇帶貨,他說不能“冒進”,平平穩穩才是最好的選擇。

          5個月后的2022年6月25日,在松樹村,“張同學”開始了他的第一場直播帶貨,遼寧的營口大米、大醬、裙帶菜等農特產品都上了他的直播間。開播5分鐘,直播間在線人數就突破了10萬,3小時的直播共賣出農特產品9.1萬單。但他仍然覺得,數據不是很好。

          此后,“張同學”直播帶貨的數據逐漸穩定。不過,他直播間的商品主要以農產品為主,他覺得“助農直播”才符合他農民的身份!拔覐娜ツ6月25日到年底,直播帶貨十余場,家鄉的農特產品銷量占40%左右。很多時候,我是零傭金地幫著去推廣一些農產品!

        “張同學”和伙伴在云南昆明一家菜市場拍攝短視頻

          開始直播帶貨后,有一些運營團隊找到“張同學”,承諾簽約之后年收入上千萬,但他選擇了拒絕。他希望把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里,“我永遠不會簽合同,或者跟誰去簽約!

          雖然很多人覺得,“張同學”錯過了最佳的變現時間,但也經常會有粉絲質疑其變現并因此取消了關注,其短視頻平臺1840萬的粉絲,比剛開始直播帶貨時少了近百萬,但他對此看得倒是非常淡然。

          走紅這一年,“張同學”不僅拍了短劇、發了新歌,還登上了遼視春晚的舞臺。進入2023年,“張同學”更多的時間用在了直播帶貨上,先是年初時在大連助農直播賣水果蘿卜,緊接著又到廣西做了兩場助農直播,賣當地特產海鴨蛋和沃柑。

          化身“鄉村守護人”的“張同學”,不是在直播,就是在去直播的路上。從2月27日到3月5日短短一周的時間,他和團隊的小伙伴,就奔波四省,從東北來到了云南。

          隨著用于直播的時間增加,“張同學”創作視頻的時間明顯減少,視頻更新的頻率明顯比之前慢了許多。與此同時,每條視頻幾十萬的點贊量和一年前動輒一二百萬的點贊量相比下降明顯,他的創作似乎遇到了瓶頸。不少粉絲評論稱,“張同學”的視頻沒有以前優秀了!皬埻瑢W”坦承確實是這么回事,并直言直播帶貨確實耗費了他很多精力。

          如今的松樹村,早已不見彼時“張同學”剛剛走紅時的車水馬龍,曾經的熱度已經消退,山村也恢復了往日的平靜!皬埻瑢W”直言,他從開始做短視頻時就有這種準備,“短期火起來,早晚也會落下來!

          但他也說,就算以后沒有熱度了也會堅持拍視頻,因為這是他最喜歡干的事,不管什么時候、什么境遇都不會放棄,“我可能還會帶著這幫伙伴在農村扣個大棚、弄個采摘園!

          “張同學”說,他從來沒把自己當成是一個名人,也不喜歡“網紅”這個稱呼,他覺得自己就是一個網絡創作者,F在的他,就想趁著還有流量和熱度,多為家鄉做點實事,把家鄉的農特產品推廣出去,“不能天天想著直播帶貨賺錢,哪怕有一天沒有流量了,那我也算干了些實事!

        d7cc6907f7bc821a50e5f322f4d4b72f.jpg“張同學”接受大眾網·海報新聞專訪

          以下為大眾網·海報新聞與“張同學”的對話:

          坦然接受熱度消退,直言視頻確實不如之前優秀

          大眾網·海報新聞:走紅這一年多的時間,你的生活發生了哪些變化?

          張同學:最開始(走紅的時候)粉絲來得比較多,每天比較亂,找我拍照的,找我合作的,要給我運營的,什么樣的人都有,F在人少一些了,這是第一個變化。第二個變化是,現在涉及了直播帶貨,其實從最開始我也想帶貨,但不能什么品類都帶,還是要符合自己人設。

          大眾網·海報新聞:最火的時候,每天有多少人去村里打卡?

          張同學:平均每天應該有300人左右,來來往往的,天南地北的都有,各地的車牌都能見到。那個時候每天只能拍兩個小時段子,然后其他時間用來接待媒體、粉絲。

          大眾網·海報新聞:看到這種改變心里會不會有落差?

          張同學:沒有什么落差,因為咱也經常會看到線上這個網紅那個網紅火起來,也都會有高光期、瓶頸期和回落期,這很正常,心里是很坦然接受這種改變的。

          大眾網·海報新聞:你現在每天的生活是什么樣的?

          張同學:有好多粉絲也在私信群里說“張同學你今年視頻更新得慢一些”。說實話,今年確實是很忙,用于創作的時間真的很少,主要還是以直播為主,正常情況下,一場直播帶貨需要準備一個星期左右,時間長了需要10天到半個月,F在雖然有好多人幫助我去弄,但好多東西還得自己親力親為,所以(直播帶貨)這方面可能涉及的更多一點。

          大眾網·海報新聞:是不是明顯感覺到比之前只需要創作短視頻要累很多?

          張同學:以前也感覺創作很累,因為要天天研究創作和拍視頻,現在除了拍視頻以外,還有好多好多事需要去弄,基本上出趟門就得耽誤10天左右,回家的時候就得準備拍視頻。

        3月4日,云南昆明,“張同學”和伙伴正在拍攝短視頻

          大眾網·海報新聞:有粉絲說你的視頻沒有以前那么優秀了,你認為呢?

          張同學:這個確實是這么回事,現在我拍完一個視頻剪輯完以后,也感覺質量沒以前那么好,包括每個鏡頭的設計,還有一些內容上的設計,可能精力是有限的,也可能是達到了瓶頸。

          大眾網·海報新聞:你現在的粉絲比第一次直播帶貨時少了近百萬,你覺得原因是什么?

          張同學:“掉粉”這個情況,其實我也跟別人溝通過,我的粉絲漲得比較快,所以掉得也比較快,可能是視頻更新跟不上或有些粉絲看乏味了。其實其他人也在掉,只是掉得慢一些。

          大眾網·海報新聞:你覺得走紅之后給你的生活帶來了哪些困擾?

          張同學:倒沒有什么困擾,我從最開始做短視頻,心里就想過有一天拍個段子上了大熱門,火了,提前也做好了接受這種壓力的準備

          大眾網·海報新聞:那么多粉絲去村里找你,會對你的生活或者創作產生困擾嗎?

          張同學:或多或少會有一些,因為粉絲是奔著我來的,是喜歡我才來的,我不能用傲慢的狀態去面對粉絲,要維護好這個關系,而且還不能影響我的正常生活,每天還得繼續去拍視頻。

          大眾網·海報新聞:你怎么看待網上有很多人模仿你拍視頻,會排斥嗎?

          張同學:這個壓根兒我就不會排斥,我從2020年做第一個賬號,流量也非常不錯,那時候也有很多人去模仿。我火之后也有好多人模仿我,其實這是正常的。李子柒火了以后,也有好多人模仿李子柒。我更希望真的能青出于藍而勝于藍,能真正比“張同學”優秀。

          大眾網·海報新聞:你抗拒被粉絲拍視頻嗎,或者說你介意別人因為拍你而掙錢、走紅嗎?

          張同學:基本上不會抗拒,只要是真實的生活,你可以隨便去拍,只要不斷章取義或者是胡編亂造,我肯定能接受。要是隨便拍我就能走紅,我肯定能接受,要能賺錢那肯定更能接受了,這證明我在別人面前是有價值的,對不對?我拍自己變現都沒有那么好,別人拍我能變現,證明人家肯定是有這方面的能力。

          大眾網·海報新聞:創作有遇到過瓶頸嗎,一般怎么去解決?

          張同學:先清清腦子,或者先停頓一段時間去想一想,看能不能突破自己的瓶頸期。2020年剛開始拍攝的時候,我也經歷了半年的瓶頸期,就是沒有思路了,出去走了十多天,回來拍了半個多月以后才有思路。要是天天想的是怎么獲取流量,這個確實挺累的,但是如果把它當成愛好,我感覺會輕松一些。

          大眾網·海報新聞:你現在的團隊跟之前相比有變化嗎?

          張同學:這個肯定有變化。術業有專攻,我擅長拍攝這方面,但是商務這些東西真的弄不懂,所以一般都是身邊這幫人去弄,但主要還是以曾經的好朋友或者發小為主,大概有十來個人。

          大眾網·海報新聞:現在拍攝和剪輯還是你一個人在弄嗎?

          張同學:現在別人拍攝的比較多,但是內容設計,包括從哪個角度拍攝,還是我自己親力親為多一點,剪輯基本上是我自己在弄。

          大眾網·海報新聞:有沒有想過自己一直做視頻,但始終沒有找到一個機會火起來?

          張同學:中期遇到瓶頸不知道怎么拍、沒有流量的時候,我也想過,如果這個賬號沒有做起來,我可能會找一個傳媒公司上班,負責幕后拍攝、設計內容什么的,我感覺我也能賺到自己想要的那份工資。

        3月4日,云南昆明,“張同學”和伙伴在一家菜市場拍攝短視頻

          不認為錯過了最佳變現時間,想趁還有流量為家鄉做點實事

          大眾網·海報新聞:2022年1月你第一次直播,當時沒有帶貨是出于什么考慮?

          張同學:那時候其實就是開個播跟大家聊一聊,讓大家認識一下我是什么樣的人。

          大眾網·海報新聞:半年之后,你第一次開始直播帶貨,為什么會產生這種轉變?

          張同學:那時候其實流量正在往下走,有的人說“張同學你再不變現就涼涼了”,其實不是因為這個去直播帶貨。一個賬號做起來以后要有點價值,當地有好多有特色的東西,不直播的話通過其他的方式也推廣不出去,所以就想先開拓看看。

          大眾網·海報新聞:直播帶貨是從開始做短視頻時就已經有的想法嗎?

          張同學:最開始做短視頻的時候其實就有這個想法。那個時候回家沒有什么干的,也通過網絡看別人直播帶貨,剛回去做視頻的時候初心就是這樣的,我就想自己做個賬號,直播間有個三五百人、千八百人,第一個是宣傳家鄉產品,第二個是自己還能賺到點錢,能守著家鄉,守著老婆孩子,守著父母。不過第一次直播帶貨的數據不是很好,做得確實稀里糊涂,亂糟糟的,F在只能說不緊張了,數據也不能說好,只能說還可以,最起碼自己能接受。

          大眾網·海報新聞:現在直播帶貨主要是以什么產品為主?

          張同學:一個月能有三四場直播,農產品能占70%左右,還有一些大家熟知的品牌產品,其他的東西雖然傭金高,但是我不敢弄,怕會出現問題,現在帶貨翻車的太多了。

          大眾網·海報新聞:你大部分的直播帶貨都是助農性質的,為什么會想著要走助農路線?

          張同學:主要是符合自己的人設。我最早的時候其實能選擇的路線有好多好多,說白一點,能讓自己賺得更多的那種選擇也有好多,但是這種簽約以后自己就把控不了自己了,從選品、直播頻率各方面都要按照商業化的安排,特別容易出問題。

          大眾網·海報新聞:但也有一些粉絲因為你直播帶貨而選擇了取關?

          張同學:是。有好多人是排斥直播帶貨的,可能之前在直播間買貨被別人欺騙過,或者買貨的時候遇到過套路?蔀槭裁船F在好多人還是喜歡在直播間買貨?因為比現實生活中便宜,性價比高。其實現在的消費者更加理性,而且售后等各方面也越來越完善了,直播帶貨已經成為一種常態了,只要不忽悠、不虛叫價格、不以次充好,我感覺粉絲還是能接受的。

          大眾網·海報新聞:也有人說你錯過了最佳的變現時間,你認為呢?

          張同學:其實這只是別人講,別人說最開始流量高的時候應該變現。說實話,我作為一個創作者,我更了解我什么時候流量最高對不對?風浪比較大的時候,雖然魚貴,但是不一定能刨到金,風平浪靜的時候平平穩穩也挺好,F在雖然流量沒有以前高了,但是我感覺現在更好一點。樹大招風,高處不勝寒,流量高、大家都關注到的時候,其實壓力會更大。

          大眾網·海報新聞:有一些運營團隊找到你,承諾簽約之后年收入上千萬,為什么會拒絕?

          張同學:這其實很簡單,有好多達人不也簽約嗎,但簽約的最終結果也沒有那么好。無論什么事情,還是掌握在自己手上更好一些。要是簽約以后,今天讓我賣這個,明天讓我賣那個,明明知道被操縱也得干,所以我永遠不會簽合同,或者跟誰去簽約。

        3月4日,云南昆明,“張同學”和伙伴在一家養蜂場拍攝短視頻

          大眾網·海報新聞:怎么形容這一年多的經歷?

          張同學:其實去年這一年,參加的公益活動比較多一些,上臺去分享、去互動、去宣傳,其他的一些娛樂活動也有邀請過我,但是我不適合這個。本身作為一個農民,要去上一些綜藝等節目,我感覺不合適,像鄉村守護人大會或者做一些公益性的宣傳,我還是比較愿意的。

          大眾網·海報新聞:你適應現在的生活嗎,你理想中現階段的生活是什么樣的?

          張同學:明天的生活誰都無法預料,無論發生什么都要接受,努力去適應。其實我還是比較喜歡每天有點事干,我這人要是每天沒有點事干,真的會憋壞了。

          大眾網·海報新聞:突然的走紅會對家人的生活產生一些改變嗎?

          張同學:感覺沒有什么改變,生活可能比之前更好一些,但是你看我父親,原來是在我叔叔服裝廠每天接送工人上下班,現在他該做什么還是做什么。我其實算不上名人,真的,可能別人這么認為,我個人真沒怎么想過,平時出去吃飯什么的,該怎么著還是怎么著。

          大眾網·海報新聞:你怎么形容自己?

          張同學:就是一個網絡創作者吧,雖然說是短期火起來的,但早晚也會落下來,別人也不認識你了,對不對?所以火起來也不要飄,落下來心里也不要難受。其實從最開始做賬號的時候,就應該接受這個事兒,要不然,能把自己糾結出病來。如果說沒有熱度了,也會堅持拍視頻,拍視頻是我的興趣愛好,是我最喜歡干的事,不管什么時候、什么境遇都不會放棄,我可能還會帶著這幫伙伴在農村扣個大棚、弄個采摘園。

        fd243a8787e57a0b7d4a71d774379105.png“張同學”希望趁流量還在的時候多為家鄉做點實事

          大眾網·海報新聞:你會在未來的某一天離開松樹村嗎?

          張同學:基本上不會,因為適應那個環境,我在城里還真住不習慣,那個床睡兩天就腰疼,就喜歡睡農村那個大火炕,所以說現在絕大部分時間還是住在老家。

          大眾網·海報新聞:未來有什么規劃?

          張同學:首先我想給家鄉的大榛子、蘑菇做一些品牌推廣,今年下半年就會一點點去做,至于能不能推廣起來,還是未知數,但這個確實是我想要做的,最起碼這樣才能真正說為家鄉做了點小事,不能天天想著直播帶貨賺錢。這些其實從我最開始火的時候就想過,但是靠自己弄這個事兒真的很難。我要能影響建一鎮我就影響建一鎮,影響不了建一鎮我就為松樹村做點實事,從小到大一點點去干,哪怕說有一天沒有流量了,那我也干了些實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歡迎向我們報料,報料郵箱:368064845@qq.com】

        初審編輯:

        責任編輯:侯曉

        相關新聞
        推薦閱讀
        91嫩草国产在线观看www免费,91免费毛片高清在线,一本大道AV伊人久久综合,午夜福利小视频免费国产

        <li id="ouhiz"></li>
      2. <em id="ouhiz"><strike id="ouhiz"></strike></em>